中孚信息高溢價收購 標的公司業績承諾實現有壓力

  原標題:中孚信息高溢價收購 標的公司業績承諾實現有壓力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中孚信息斥資9.4億元收購劍通信息99%股權的收購方案獲批,此次收購過程可謂坎坷,一年多時間內,收購方案連續兩次修改。并購方案雖已獲批,但其背后依然暗藏風險,被收購標的與其第一大客戶合作關系的不和諧,讓本次收購的結果充滿不確定性。

  近日,創業板公司中孚信息斥資9.4億元、溢價1310.80%,持續了一年有余且連續兩次調整收購內容的并購方案終獲證監會核準。在兩次方案調整中,中孚信息先是改變了股權及現金支付的比例,將現金支付占比由25%上調至33%,而后又變更了股權收購比例,由原擬收購武漢劍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劍通信息”)100%股權調整為收購99%的股權。

  然而,并購方案雖獲通過,風險卻未減少。記者深入研究并購方案后發現,被收購標的劍通信息存在嚴重的大客戶依賴,其2018年以來與第一大客戶關系的不和諧對公司經營產生明顯負面影響,若雙方關系進一步惡化,對于花大價錢收購且目前業績并不景氣的中孚信息來說,恐將帶來不利結果。

  標的公司與大客戶關系日趨緊張

  并購方案披露,被收購標的劍通信息成立的時間并不短,其于2011年8月由交易對手黃建、丁國榮、范兵、羅沙麗共同出資設立,主營業務為移動網數據采集分析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以及產品相關的安裝、調試和培訓等服務。雖然成立時間較長,但經營業績爆發卻是在2017年。2016年時,劍通信息還僅實現營收2560.06萬元、凈利潤595.14萬元,而到了2017年則實現營收8976.79萬元、凈利潤5349.60萬元,同比激增250.65%、798.88%。2018年,營收和利潤增速雖然有所放緩,但仍實現1.04億元、同比增長15.30%;實現凈利潤7563.91、同比增長41.39%。

  梳理并購方案披露的劍通信息經營業績情況,可發現2017年以來其突增的營收是嚴重依賴于前五大客戶貢獻的。2016年至2018年間,劍通信息對前五大客戶的收入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比例的88.50%、94.07%和74.84%,與可比公司中新賽克前五大客戶收入占比分別為58.35%、47.78%、40.05%,因諾微前五大收入占比56.42%、77.85%(2018年未披露)相比,劍通信息對前五大客戶的依賴程度是明顯偏高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五大客戶中,劍通信息最為依賴的大客戶為丁春龍控制的企業。并購方案披露,其于2016年與劍通信息開展合作并成為第一大客戶的,當年貢獻營收990.60萬元,占比39.20%。2017年,丁春龍控制的企業進一步加大對劍通信息的采購,對其貢獻的營收增至3874.83萬元,占比43.29%。正是在丁春龍控制企業的扶持下,劍通信息2017年不僅營收暴增,且凈利潤也出現大幅增長。2018年末,雖然種種原因所致,丁春龍控制企業貢獻的營收大幅縮減至1452.49萬元,占比降為14.08%,但仍為劍通信息第一大客戶。

  為了鞏固與第一大客戶丁春龍之間的關系,劍通信息于2016年時同意丁春龍作為外部投資者受讓公司股東羅沙麗在劍通信息上持有的1%股權,當時約定以2015年末每單位注冊資本凈資產作為定價基礎,轉讓價格為1.50元/單位注冊資本,作價3萬元,同時不涉及業績承諾和股份回購等事項。僅由當時的這筆交易來看,為加強雙方的合作關系,劍通信息可謂是費盡心力了。然而問題就出在這1%的股份上,劍通信息因收購一事與丁春龍控制的公司出現了關系惡化。

  并購方案披露,中孚信息2018年初本打算購買劍通信息100%股權,可在交易期間卻發生了丁春龍違反其簽署的相關協議之陳述、保證與承諾的事情,導致本次收購未能過會,此后雙方經多次交涉后仍未能達成一致,最終導致中孚信息不得不放棄收購丁春龍持有的1%股權,改為收購劍通信息99%的股權。在此次獲批的并購方案中,上市公司為此提示風險稱:“上述事項可能導致相關方產生糾紛,如未來與丁春龍及其關聯企業有關的糾紛事項未得到妥善解決,則可能導致本次交易相關方與丁春龍及其關聯企業存在訴訟的可能性。”

  劍通信息與丁春龍關系出現惡化跡象的表現還在于,會計師在對劍通信息收入真實性核查時,需要對丁春龍關聯企業部分收入采用發函方式驗證,一開始其對2016、2017年相關收入的函證均予以回函,但隨著雙方矛盾糾紛的升級,針對劍通信息2018年度對其的銷售收入并未予以回函。通常情況下,發函方式是檢驗收入真實性的重要審計程序,而丁春龍相關企業采購金額重大,作為第一大客戶理應獲得其回復函件,然而2018年的數據核查卻吃了個閉門羹,如此情況說明雙方之間的合作已經出現明顯的不愉快,而就前述丁春龍控制的企業2018年對劍通信息采購金額明顯下降來看,進一步佐證了雙方關系的緊張。

  巨額商譽懸頂 業績承諾完成有壓力

  雖然劍通信息與大客戶間的矛盾糾紛仍未解決,但中孚信息對其依然是看好的,否則也不會以9.4億元的高價收購。從劍通信息9.5億元整體評估價值來看,較合并口徑賬面凈資產增值了8.83億元,增值率高達1310.80%。

  然而,高溢價收購必然帶來高額商譽。交易報告顯示,以2017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收購合并成本9.4億元與標的分攤至可辨認凈資產公允價值1.69億元之間的差額將形成7.71億元的商譽,相較中孚信息2019年一季度末凈資產總額4.41億元,意味著本次收購形成的商譽比上市公司的凈資產還要高。并購完成后,中孚信息的凈資產超一半將由這類具有無形資產性質的商譽組成。介于A股市場2018年以來商譽雷接連引爆現實,這不由讓人對中孚信息凈資產中高比例的商譽占比感到擔憂。

  在此次交易中,雙方約定劍通信息2018年至2020年度經審計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募集配套資金投入所產生效益、與中孚信息交易產生但尚未實現對外銷售部分的影響后歸屬于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7000萬元、7700萬元、9200萬元。目前,根據上市公司發布的《標的資產2018年度業績承諾實現情況的核查意見》來看,劍通信息2018年實現凈利潤7059.98萬元,恰好踩線完成。

  上文中談到,劍通信息的經營是嚴重依賴于大客戶的,從合作穩固性來看,交易報告顯示其目前與客戶的合作都是無固定期限的,然而以其與前五大客戶合作的時間看,多數主要客戶的合作時間是從2017年開始的,合作時間仍較短,這讓公司與大客戶間是否形成穩固的合作關系仍有待考證,因為其與第一大客戶不愉快合作已經反映了自己與客戶關系的穩定性是不足的。

  從客戶構成來看,劍通信息的客戶多由相互關聯企業組成,例如與第一大客戶在2016年展開合作后,丁春龍旗下的關聯公司陸續展開合作,而第二大客戶中孚信息同樣也是旗下關聯企業展開系列合作。在與丁春龍的合作出現不愉快后,意味著劍通信息失去的不僅是目前的客戶,還有與丁春龍相關的關聯方企業恐也將失去。顯然,這對于劍通信息的業績承諾完成是極其不利的。根據劍通信息給出的業績承諾,其在2019年、2020年扣除相關影響后扣非歸母凈利潤需實現10.0%、19.5%的穩步增長,而就其2018年業績勉強踩線通過,以及2018年經營業績增速放緩勢頭來看,倘若日后劍通信息無法擴展新的大客戶,一旦老客戶的采購再次縮減下來,其未來能否持續實現業績增長恐有不小的壓力。而一旦劍通信息業績不達標,則又將引發商譽大幅減值風險,顯然這將對于今年一季度已經虧損的中孚信息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面對業績承諾實現的不確定性,盡管本次交易雙方約定了業績承諾補償,但是補償金額卻未能覆蓋全部對價,也使得本次交易風險加劇。交易報告顯示,上市公司與交易對方約定業績補償先以股份進行補償,不足部分以現金進行補償。但根據《業績補償協議》及其補充協議的約定,各補償義務主體以其通過本次交易應獲得的全部交易對價的80%作為其履行業績補償義務的上限。意味著即使標的未來業績嚴重虧損,交易對方也不用承擔全部差異補償。

  難以避免的關聯交易

  此外,收購前,劍通信息的第二大客戶是中孚信息,2018年其為劍通信息貢獻收入金額達1116.64萬元,占比為10.82%。在收購完成后,二者之間的交易將會變為關聯交易,如此巨大的關聯交易,以后雙方將如何保障關聯交易的公允性是需要注意,畢竟在A股市場中通過關聯交易進行利潤調節的現象并不少見,而中孚信息在完成收購后是否公允性不合理現象也是值得高度關注。

  還需注意的是,本次交易采用股權加現金的支付方式,9.41億元的高溢價巨額收購中股份支付對價6.3億元,在考慮到后續配套融資,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實控人的股份將由29.69%大幅稀釋至21.23%,而交易對手合計將持有上市公司股權達15.98%,股權與實控人之間的差距較小,這引起深交所對于上市公司控制權的顧慮,一再追問交易對方是否會構成一致行動人,是否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為保證并購的成功,實控人魏東作了60個月內不減持承諾,同時交易對方也出具了《關于不存在一致行動的承諾函》。

  然而問題在于,雖然上市公司的控制權未發生變化,但鑒于交易對方的持股比例如此接近,在兩方勢力的爭斗下,難免滋生不公平交易,況且二者間還存在著較為敏感的大額關聯交易。作為劍通信息的主要客戶,又是其收入的重要來源,為了讓標的公司完成業績承諾以及自身免受商譽減值之災,不排除中孚信息發生一些不合理的大額采購的可能。

猜你喜歡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商務合作· 免責聲明· 技術支持

Copyright ? 2018-2020, 東方財經網 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 信息維權、舉報:853029381@qq.com

免責聲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 東方財經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

吉祥体育彩 大足县 | 平谷区 | 沁阳市 | 平阳县 | 隆昌县 | 黄骅市 | 米易县 | 犍为县 | 原阳县 | 中牟县 | 顺昌县 | 临泉县 | 大庆市 | 和政县 | 澜沧 | 五峰 | 遂昌县 | 富川 | 砚山县 | 长垣县 | 沙田区 | 大悟县 | 和田市 | 吴桥县 | 金湖县 | 五河县 | 如东县 | 宁安市 | 板桥市 | 新乡县 | 屏边 | 中西区 | 天等县 | 孝昌县 | 尉犁县 | 黑山县 | 利川市 | 汉源县 | 潮安县 | 马龙县 | 赤水市 | 铜陵市 | 乌鲁木齐县 | 朔州市 | 鹿泉市 | 玉林市 | 周宁县 | 建水县 | 赣榆县 | 天全县 | 社会 | 洛扎县 | 察哈 | 岳阳市 | 宜兰县 | 新乐市 | 镇安县 | 逊克县 | 额尔古纳市 | 许昌县 | 大城县 | 临沧市 | 邻水 | 始兴县 | 牡丹江市 | 广安市 | 密云县 | 崇义县 | 东阿县 | 泾阳县 | 佛教 | 虎林市 | 兴和县 | 江达县 | 焉耆 | 县级市 | 府谷县 | 夏河县 | 阳朔县 | 开封县 | 吉木萨尔县 | 布尔津县 | 贺州市 | 安庆市 | 乌恰县 | 海伦市 | 来凤县 | 松潘县 | 绥宁县 | 北票市 | 锦州市 | 陈巴尔虎旗 | 盱眙县 | 依安县 | 河间市 | 蒙山县 | 绥中县 | 黔江区 | 保德县 | 资兴市 | 固原市 | 开平市 | 曲麻莱县 | 喀喇沁旗 | 托克逊县 | 那曲县 | 灵寿县 | 辉南县 | 上高县 | 宁乡县 | 德清县 | 高尔夫 | 桂林市 | 永定县 | 泽普县 | 崇仁县 | 台东市 | 怀仁县 | 桦南县 | 新余市 | 舞钢市 | 华坪县 | 城固县 | 游戏 | 宜良县 | 丽江市 | 衡阳县 | 麻江县 | 高青县 | 四子王旗 | 裕民县 | 安宁市 | 沈阳市 | 平邑县 | 台南县 | 通化市 | 彭泽县 | 乐昌市 | 炉霍县 | 铜川市 | 荔波县 | 贞丰县 | 朔州市 | 伊吾县 | 兴义市 | 云梦县 | 正镶白旗 | 区。 | 满洲里市 | 镇安县 | 额尔古纳市 | 平乡县 | 长武县 | 申扎县 | 左云县 | 松江区 | 黄龙县 | 高平市 | 安新县 | 贡山 | 县级市 | 报价 | 剑川县 | 大理市 | 禹州市 | 扎鲁特旗 | 大理市 | 江安县 | 丹寨县 | 新干县 | 周至县 | 隆化县 | 新余市 | 同仁县 | 杭州市 | 大庆市 | 阳春市 | 白玉县 | 遵义县 | 永年县 | 四平市 | 凌源市 | 祁门县 | 海安县 | 澄城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尚志市 | 武安市 | 潜山县 | 扶绥县 | 平定县 | 江山市 | 玉山县 | 孟津县 | 林周县 | 谢通门县 | 德昌县 | 古丈县 | 甘孜县 | 阳江市 | 婺源县 | 宁河县 | 泸西县 | 和政县 | 明水县 | 宜君县 | 青岛市 | 元江 | 高碑店市 | 雷山县 | 新晃 | 响水县 | 临高县 | 普陀区 | 灵璧县 | 文登市 | 六盘水市 | 通江县 | 慈利县 | 新平 | 镇康县 | 金乡县 | 龙泉市 | 澄江县 | 永吉县 | 招远市 | 秦安县 | 凤城市 | 社旗县 | 永年县 | 介休市 | 承德县 | 湘西 | 泸西县 | 忻城县 | 益阳市 | 偃师市 | 浦江县 | 凤山市 | 宣恩县 | 华安县 | 晋中市 | 瑞丽市 | 宜兴市 | 凯里市 | 万安县 | 绥阳县 | 同心县 | 花莲县 | 陈巴尔虎旗 | 怀远县 |